导航菜单

南航自费飞行员培养计划大幅缩水,已为飞行员代偿2000余万培训贷

在整个国家都在追求利润的时代,任何有利可图的东西都会慢慢变坏,培训贷款也是如此。

近年来,一些非法培训机构利用学生在求职季节渴望找到工作的机会,表面上为学生设计各种培训计划,主张接受“培训”后直接安排就业等。事实上,贷款合同已经嵌入培训协议中,导致许多学生在不知道合同内容的情况下陷入“培训贷款”的陷阱。

然而,最近,凯斯特姐妹意外发现,中国三大航空公司之一的中国南方航空公司(China Southern Airlines)已经为自筹资金的飞行员学员提供贷款担保服务11年了。它不仅没有常规,而且在此期间还补偿了许多学员。那么,为中国南方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的目的是什么?

飞行员短缺,如果他们换工作,将面临巨大的补偿。

中国航空企业近年来发展迅速,飞行员严重短缺。据报道,中国每年大约缺少1000名飞行员。有必要为彼此的偷猎行为支付巨额赔偿,这毕竟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解决飞行员问题的主要途径是开源:培养新飞行员。

因此,2007年9月,中国南方航空首次在全国范围内招募自费飞行员,成为首家招募自费飞行员的国内航空公司。与公费学生不同,自费学生将与航空公司签订一份合同,合同期限为特定的年限,然后可以自由选择他们希望的新所有者。国内飞行员与航空公司签订长期合同,基本上是终身合同。跳槽成本非常高,而自筹资金的学生不必担心面临巨额索赔。

截至目前,最新公告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1月2日,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和厦门航空公司已为自费飞行学员培训费担保贷款余额约3.29亿元,已履行连带责任担保的数量分别约为19.2783亿元和137.7万元。

“偷猎”航空公司和“偷猎”飞行员已经形成了一些隐藏的规则。

飞行员是特殊的人才,需要很长时间,需要花费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美元来训练。辞职的过程不是没有辞职报告就离开。

航空公司的财务报告中有一个特殊的词:飞行员引荐费,大致包括飞行员培养费、公司向引荐飞行员的原航空公司支付的补偿以及公司向飞行员支付的补贴。

这完全是对新飞行员训练的补充。一方面是挖掘同行业的技术工人,另一方面是开辟新的来源,培养新的飞行员。

数据显示,在过去三年中,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在2015年10月21日和2016年12月31日分别花费了2.33亿英镑和1.84亿英镑用于飞行员介绍费。2017年12月31日,1.75亿,呈逐年下降趋势。2018年6月30日,最新数据为1.81亿,基本相同。

另一方面,自筹资金试点项目:

2017年12月31日,集团担保贷款3.61亿元,其中厦门航空担保贷款3200万元。

直到2016年12月31日。该集团获得4.09亿元贷款,其中厦门航空获得3770万元。

截至2015年12月31日,集团担保贷款4.54亿元,其中厦门航空担保贷款3770万元。

从图表中可以看出,南航集团自费飞行员培训担保金额的下降与当年还款金额高度一致,呈线性下降趋势。此外,百度搜索几乎找不到近年来中国南方航空公司自筹资金飞行员的招聘信息。基于此,可以判断,在过去的三年中,中国南方的自筹资金试点培训项目大幅缩减。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控股子公司深圳航空公司。2007年底,深航有限公司宣布,公司已实施自费培训飞行员的模式,在全国自费招聘220名飞行员。飞行员的培训费用为60万元人民币,公司将为培训费用提供保证。

根据最新的半年度报告数据,截至6月18日,公司从相关银行获得的担保余额仅为16.1万元人民币

最新调查显示,事故飞机的机长是韩国人,50岁,737-800架飞机的总飞行时间约为16,000小时和约7,000小时。中国副驾驶28岁,在737-800飞行950小时和750小时。还有人提到,这位外国船长缺乏转弯的感觉。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一些飞行员能够在良好的空中条件下完成任务。然而,通常很难处理恶劣天气或意外情况。

这也反映了我国高端飞行员的短缺。三大国有航空公司的人才储备机制相对稳定,但民营航空公司更有可能以高薪补充人才库,尤其是外籍飞行员。

根据今年2月发布的《2017年中国民航驾驶员发展年度报告》,截至2017年底,天合联盟厦门航空公司的外籍飞行员人数为58人。今年6月,厦门航空公司公布的数据显示,到那时,厦门航空公司已有100多名外国飞行员在服役。仅在六个月内,厦门航空公司的外籍机长人数几乎翻了一番。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南方航空公司(China Southern Airlines)在其年报中多次提到,由于飞行学员的培训成本高,少数飞行学员因无法完成课程或其他原因退出培训计划,其中一些人暂时无法偿还部分银行贷款的本息。

另一方面,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法院出具的《飞行员离职纠纷案件审判白皮书(2013..12)》显示,航空公司对离境飞行员要求的违约金和赔偿金通常在400万至700万元之间,单个案件中索赔金额最大的为1200万元。

在这种情况下,南航花这笔钱并不算太错。“挖掘”飞行员的成本远远高于训练忠诚飞行员的成本。在过去的11年里,它已经补偿了2000多万名飞行员,但据保守估计,在人才库中可以积累近1000名飞行员,这些费用只是一两名高级飞行员的“转学”费用。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