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基金的农业选择与农业的基金需求

农业不是一个天生的弱势产业。它在国家经济结构中的弱点是由相关的社会、政治和经济制度造成的。随着中国经济走过刘易斯转折点,中国农业发展的选择范围不断扩大,农业盈利能力日益提高。因此,许多工商资本进入了农业部门,成为近年来中国苍白无力的投资领域的一大景观。中国农业企业已经成为国际国内股票基金和投资公司的热点。

Fund的农业选择:现代农业是新的经济增长点

2014年8月26日,美国老牌杠杆收购基金、金融史上最成功的工业投资机构之一KKR公司(即科尔伯格-克拉维斯股权投资公司)与中国鸡肉加工企业福建神农发展有限公司签署投资协议,注入4亿美元认购神农发展18%的股份。此前,科尔伯格-克拉维斯股权投资公司在“三聚氰胺污染奶粉”事件后,于2008年投资1亿美元进行第一轮现代畜牧业,并于2009年追加5000万美元,从而将现代牧场规模从原来的3个牧场和头奶牛逐步扩大到22个牧场和近头奶牛,并于2010年成功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此外,2014年6月6日,KKR还与霸菱亚洲、木兰基金和于波资本组成财团,与中粮肉类形成战略伙伴关系。KKR将与中粮肉类现有股东一起投资该公司,在中国建设和管理大型现代化养猪场和肉类食品加工厂。这表明,中国农业企业由于其人口基数、市场规模等特殊情况,已经成为国际投资机构的重要目标。

追求利润是基金的基本属性。国际投资基金投资国内农业企业,主要关注中国农业企业未来的盈利能力,以及农业企业资本的增长潜力。现代农业将成为后工业时代新的经济增长点,并有其内在的经济逻辑。

首先,粮食消费结构的变化是农业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中国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带来了粮食消费结构和消费方式的变化,从而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多样化,为农业的现代化和演进提供了条件。发达工业化国家消费者对特产和新鲜产品的偏好也为中国农业发展创造了国际市场,提高了就业率和土地产出率。例如,园艺生产的土地回报率是谷物的10倍,促进了园艺生产、产品加工、包装和销售等产业链所有部门的就业。

第二,农业产业链的延伸和生产组织在国际食品市场上的垂直整合是农业成为高回报产业的先决条件。农业产业链的延伸以生产为基础,向前延伸到产前种苗产业和农业设施产业,向后延伸到加工、流通和消费环节。在农业产业链的延伸和整合过程中,传统的自给自足和家庭经营模式已经被现代的大规模集约化经营模式所取代,形成了一个产业链完整、工商有机结合的产业体系。显然,一旦农业产业链整合,其产业组织将从分散走向集中,农产品将从原来的买方市场转向卖方市场,农业企业的市场力量将继续增强,从而提高农业企业的盈利能力。

第三,食品安全加速了产业链的整合。食品安全不仅是食品供应商的道德标准问题,本质上也是食品生产和流通的组织问题。如果一个企业能够通过农产品的生产、加工和流通,就能够有效地控制产品质量,避免因工业内部不可控制的环节造成的产品质量危机

第四,中国巨大的农产品内需对农业投资的价值再次凸显。以白羽鸡产业为例,鸡是动物蛋白的重要来源之一,其需求正在迅速增长。台湾和香港的鸡肉消费量占肉制品总消费量的近40%,而国内鸡肉消费量仅占17%。中国人均鸡肉消费量为每年10公斤,低于美国人均43公斤,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肉鸡生产向大型企业集中也已成为一种趋势。大型企业的市场份额从2007年的12%上升到2014年的30%,但与美国等成熟市场95%的集中度相比,仍处于较低水平。因此,农业产业投资基金以其灵活的合同组织和农业产业链中的诸多环节,将改变农业的产业格局。

农业资金需求:农业投资基金是农业创新驱动的新动力

现代农业高增长的理性预期,激发了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投资农业企业的积极性。目前,许多国家的生物农业产业年增长率已经达到25%-30%,美国、欧盟等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生物农业产值每五年翻一番。然而,从对我国现有投资案例的分析中,我们发现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投资重点主要集中在向现有企业注入资本或产业链整合上,缺乏对农业创业和农业风险资本的金融支持。例如,2014年9月,中国银监会和农业部联合发布《关于金融支持农业规模化生产和集约化经营的指导意见》,指出金融机构的金融创新是支持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进行并购重组,整合农业核心企业的上下游企业。然而,现有的农村金融体系缺乏对农业创业的支持体系,尤其是对农业创业行为的支持体系,这使得我国农业发展缺乏内在动力机制。那么,金融应该如何支持农业创新和创业?关键是进行金融创新,建立风险投资基金、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和农业产业投资基金等股权投资体系。

首先,创新驱动的内在机制是创业行为的选择,创业精神向创业行为的转化需要以农业产业基金为代表的股权投资基金的支持。在现代经济体系中,金融不仅是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也是企业家在经济体系中成长的重要条件。没有低成本的金融体系,具有创业素质的农民创业的成本必然会很高,农村产业结构的演进也将失去其内在动力。农业产业基金(Agricultural Industry Fund)通过股权契约的方式调动社会资金进入农业领域,为农民创业行为提供金融支持,降低农民创业行为的交易成本,为农业产业结构的演进奠定微观基础。在农业产业链的整合中,要求企业家将先进的技术和理念引入这些农业企业,并在细分的领域中增加现代农业技术与信息技术如计算技术、互联网和物联网的整合。此外,农业产业链的延伸需要将基于互联网的售前、定制等先进理念引入农业企业,从而使企业的生产和销售更具针对性和个性化。目前,在线订购和向家庭分发有机食品已经进入商业模式。所有这些创新行为不仅需要资金的支持,还需要人力资本的有效配置。农业产业投资基金是现有金融合同中最好的合同安排,可以将两者整合到同一个经济组织中

第二,农业产业投资基金(Agricultural Industry Investment Fund)是一种金融契约安排,为农业现代化进程中成长中的农业企业提供股权融资,为农业价值链的延伸提供金融支持。在“共同投资、共享利润、共担风险”的基本原则下,各交易主体经过不断谈判达成的金融合同。从合同内容来看,农业产业发展基金利用现代信托关系机制,通过发行基金证书集中分散的资金,以股权的形式直接投资于领先的农业产业化企业或具有市场潜力的农业项目,从而促进农业企业的规模化、专业化、集约化和商业化,降低创业行为的成本,提高企业家对未来的预期,从而为投资者提供更稳定的回报。随着消费市场的扩大和农业科技的进步,国内农产品价值和附加值的深入挖掘和产业价值链的延伸,特别是在高端食品消费市场、农业电子商务、种业、冷链物流和物联网等领域,工业投资基金的加入为探索新的商业模式提供了稳定的金融支持,并通过投资后培育, 它在企业管理和资源整合方面为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的转变提供了技术支持。

第三,与证券投资基金不同,农业产业投资基金是政府根据产业政策偏好设立的投资基金。政府是农业产业投资基金的资金提供者之一。政府提供资金的主要方式有三种:第一,政府在民营企业投资基金中的份额和民营企业投资基金对目标公司的投资;第二,政府或其他组织根据政府的产业偏好设立自己的产业投资基金,对目标企业进行投资。第三,政府和其他机构共同设立产业投资基金,培育相关产业。第一种方法很难使产业基金成为政府调整农业产业的工具。第二种方式相当于回到对农业的财政支持的旧方式,并且很容易导致所有者的虚拟地位。因此,以政府投资为发起人之一,与其他机构共同发起设立农业产业投资基金是农业产业投资基金的最佳选择。这种方式不仅可以促进农业产业基金投资主体的多元化,还可以为民间资金的资本化提供一个畅通的渠道,从而有利于政府利用农业产业投资基金来杠杆化农业创业活动。

第四,食品安全需要农业投资基金的帮助来改善农业企业的治理模式。中国的农业生产企业一般位于乡镇,其企业家和实际管理者基本上都是农民。他们不仅缺乏现代市场观念,还缺乏相关的法律意识。一旦他们的行为超出了社会的监督范围,他们的行为很容易陷入机会主义的泥坑,这将导致他们自己对产品安全和环境保护的意识薄弱,并导致食品安全问题。在这方面,最有效的方法是在通过股权投资基金投资企业的同时,向企业派遣律师、经理、金融等专业人才,以协助企业现代化,从而在行业内创建一批负责任的龙头企业,并推动其上市。通过上市,企业自觉实现标准化,接受更多的社会监督,确保食品安全。

农村金融发展方向:股权投资驱动的多层次金融体系

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农业的生产组织形式和经营模式发生了变化。以私人贷款和协会为主体的私人融资将无法满足现代农业的融资需求。农业金融将逐渐独立于农村金融,成为一种新的金融形式。

农村金融的融资主体一般是农民。受工业化、城市化和信息化的影响,农民呈现出两种发展趋势,或者融入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洪流,通过农业向非农劳动力转化的方式向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转移。或者利用现有的农业知识,通过土地流转扩大生产规模,成为高收入农民。在农民从低收入农民向高收入农民转变的过程中,农民将从小生产者转变为家庭农场的所有者。在这个过程中,资本机制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现有的和潜在的资本水平不仅决定了农民的信贷需求,也决定了农民获得信贷资源的实际能力和水平,而农民的信贷需求和获得信贷的实际水平最终将对农民的收入水平产生重要影响。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循环渐进的资本形成机制:实际资本水平,信贷需求和供给,潜在资本水平,增加,进一步信贷需求和供给.然而,在这种“自我实现”和“自我强化”的资本提升机制中,如何提高农民现有的和潜在的资本水平呢?依靠自我积累还是资产资本化?农民可以通过自我积累和资产资本化来提高资本水平,但前者相对缓慢,而后者需要一系列产权改革和金融创新。对农民来说,农业产业投资基金在增加农民实际资本的同时,更有利于提高农民的资本水平,激活农民的潜在资本。农业产业投资基金有助于农民的创业行为,在将创业精神转化为创业活动的过程中降低成本,从而为农业产业链的完善和农业经营模式的创新提供微观机制。

从目前中国农村金融市场的基本格局来看,大型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向少数大型农业企业提供信贷服务,信用社或农业企业向具有一定抵押能力的农民和农村企业提供信贷支持,而绝大多数其他农民和小微企业很难通过正规金融市场获得资金。随着农村人口规模的缩小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业的规模化和集约化将加速农业组织对金融尤其是资本市场的需求,农业产业基金在这一过程中具有重要意义。因此,在深化农村金融体制和机制改革中,国务院明确提出要“鼓励设立农业产业投资基金、农业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和农业科技风险投资基金”,通过股权投资提高农业企业的融资能力和自主发展能力。

事实上,农业投资模式专业化和产业化的发展也需要农业投资基金。早在2008年,在湖北新滩工业园区的赞助下,由OSC风险投资公司(OSC Venture Capital)管理,成立了规模1亿元的高增长绿色生态农业基金。自那时以来,2009年和2010年建立了许多以农业为重点的投资基金,2011年后出现爆炸性增长。与以风险投资/私募股权为主导的新兴产业(如TMT和新能源)以及消费服务和医疗保健等领域的投资模式相比,具有产业背景的机构和企业在农业投资领域占据领先地位。例如,北京和河南的农业产业基金都是在当地农业投资公司的领导下发起的。中粮集团和新希望集团独立设立了自己的农业产业基金。天堂硅谷和大康畜牧共同设立了农业产业并购基金。农业银行高特嘉农业产业基金也是基于农业银行在农业投资上的产业资源。农业产业链长,企业高度分散,自然风险大,从投资角度来看,资金需求大,投资周期长,这些都不利于农业产业化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