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这才叫励志!父母双亡还遭妻子抛弃、兄弟背叛,赚了百亿身家却捐出30亿,还差点买下冰岛0.3%国土!

有一个人事业有成。他25岁加入中宣部,26岁成为中宣部最年轻的副主任,29岁成为最年轻的主任。

那时,他经常在中南海周围骑自行车。有一次,他骑在路上,两个人走在路中间,他使劲按了门铃,这意味着要迅速让开。然后这两个人停下来,回头看着他。他吓了一跳。是谁呀?胡耀邦和他的秘书。

后来他辞职了,为了自己的事业去了海边努力工作。在多年后的一次聚会上,当时的中宣部副主任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老领导,我终于又见到你了。原来这位副部长是从人民大学调来的。

说到这里,你可能会认为他是第二代官员,是一个富裕家庭的孩子。否则,他怎么会如此强大?你这样想是错误的,事实上,他是一个孤儿,父母都死了!

4岁时,他的父亲被打成反革命分子,愤怒地上吊自杀。13岁时,她的母亲死于煤气中毒。

为了填饱肚子,他不得不上街乞讨食物,在街上游荡,忍受屈辱。长大后,他去了农村,在北京大学学习,毕业后进入中宣部,后来出海创业。起初,我以为生活最终会好一点,但是我遇到了许多困难,比如离开我的妻子,背叛我的朋友和死亡。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活了下来,不仅赚了几十亿,还捐了整整30亿元,甚至几乎买下了冰岛0.3%的领土!

面对苦难,他总是像黄河水一样愤怒不屈。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在16岁时坚持要把自己的名字改成“愤怒的浪潮”。

这个人是黄努博。

父母双亡

以食骨髓为生

用拳头维护你的尊严

黄努博1956年出生于甘肃兰州,随父母移居宁夏银川。我父亲是军队的团级干部。他诚实坦率,得罪了许多人。结果,他变成了反革命分子,在黄努博只有4岁的时候自杀了。

黄努波的家人拍了一张照片,第一个留在前排的是黄努波

不情愿地,她母亲独自抚养了四个黄努波兄弟姐妹,所以她的生活很艰难。为了养家糊口,她妈妈骑着滑板车去挖城墙,卖了几分钱。有一次,墙倒塌了,过了很长时间才有人来把她从土里拉出来。

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年轻的黄努博必须学会如何在饥饿中生存。那时,他最期待的是他的邻居会回家。邻居是个厨师。他会每隔一两周带一袋肉骨头回来,上面还有一些肉和骨髓。

许多孩子在那里等着,等着厨师扔掉骨头,像饿狼一样冲上去,舔剩下的肉,用石头砸碎骨头,吃里面的骨髓。有时当骨头里已经长满蛆时,蛆就会被挑选出来吃掉。

13岁时,不幸再次降临到她身上。不幸的是,她的母亲在值班时被煤气毒死了。生病一年后,她离开了她的四个孩子,去世了。

为了吃饱,黄努博不得不上街乞讨食物。可以说饥饿贯穿了他的童年和青年时期。那时有多饿?许多年后,他回忆道:“有一天,在他家门口,一条非常肮脏的街道发生了很大的转折。我看了很长时间,最后决定把它捡起来吃掉。一个孩子咬了一口,我永远不会忘记。

到目前为止,黄努博还没有忘记那些悲惨的日子。他对当前电视剧中狼吞虎咽的场景非常不满:“我最讨厌电视剧中狼吞虎咽的场景,太假了!长时间真正饥饿的人根本不能吃东西。我总是饿几天。我饿得能吐出胃里所有的酸水。

但与饥饿和死亡相比,人性的残酷更像是一场噩梦,萦绕着十几岁的黄努波,让他终生难忘。

因为这个家庭很穷,而且是一个“反革命分子”的儿子,如果班上有人丢了什么东西,老师总是第一个把书包翻过来。学生们敲鼓,他只能观看和欣赏。至于红领巾之类的东西,他不应该戴。

一个bo

年轻的黄努博因为是“黑人五个孩子”而一次又一次遭到毒打,他发现只有拳头是保护自己的最好武器。没有父母,他成了一个勇敢战斗的年轻人。

当他16岁的时候,他来到了黄河边。面对滚滚的黄河波涛,他感到深深的困惑:“我会一辈子像愤怒的黄河波涛一样永不停息。”因此,他把自己的名字从“黄玉萍”改成了“黄努博”。

去农村插队取人的温暖

去了北京大学,顺利去了中宣部

但被迫与妻子离婚

初中毕业后,黄努波去了银川铜桂镇当知青。在这里,他能够摆脱批评,呼吸自由的空气。

其他知青一天只能挖两条沟,而黄努博只能挖四条。即使在隆冬,他也经常半夜起床打包汽车,把粪便运到地里。后来,他被任命为大队会计。老会计拒绝教他如何计算。他藏了起来,努力练习。后来,他甚至可以用双手计算。

在乡下,黄努波也感受到了很久以前的温暖。村子里有1400多人认识黄努博,亲切地称他为“大黄”。他们觉得他没有父母很穷,甚至给了他村里唯一能吃的鸡蛋。

有一次,黄努波发高烧,好几天都不能下床。村民段忠利发现他病得很重,所以他急忙用滑板车带他回家。段中立的妻子照顾了他40天。他称她为“月经”,后来他的妻子为北京大学缝制寝具。

就这样,黄努博的野蛮和愤怒慢慢消退了。他看到了人与人之间的美。他开始读和写诗。“我有两个世界,一个是残酷的现实世界,另一个是书籍和诗歌的梦幻世界。”。

命运的转折点发生在1977年,当时去宁夏北京大学的唯一指标落到了铜桂镇。群众共同推荐黄努波,“因为他们的文化,他们会写诗,知青做得好,群众基础好。”

黄努博在北京大学拍摄的照片。黄努波“在后排之后,黄努波从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进入中宣部。经过勤奋和努力,他在29岁时成为中宣部主任,成为中宣部历史上最年轻的主任。

但是当官场如鱼得水时,命运又捉弄了他。我妻子结婚才两年,突然要求离婚。“那时我不想离开,因为我已经尝到了失去父母的痛苦。我甚至让妻子给孩子一个完整家庭的错觉。”

但是不管他怎么努力,事情都无法挽回。他既是父亲又是母亲,抚养着孩子。他父母的早逝和妻子的离开是他一生中最痛苦的事情。

黄努博曾经说过:“记忆是一种会伤害你的毒药。我很少鼓励自己回忆。”

职业生涯一帆风顺后,他辞职下海。

历经艰辛,他终于挣了5000万元!

然而,比离婚更严重的是,他开始对自己的未来产生“危险”的想法。

当时,他已经29岁了,是中宣部主任,事业辉煌,但此时,他被契诃夫的《小公务员之死》惊出一身冷汗。习惯了权力在官场上的流行和他没有权力时对公众的忽视,他害怕有一天他会成为契诃夫的小公务员,害怕权力而只有诺诺。

“在一个庞大的政府系统中,你只是一个螺丝钉,不会有很大的个人价值。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一个人只会成为一名官员。”因此,黄努波选择了出海。

出海后,他发现生意不太好。他给人们名片,卖复印机和钢铁产品。从受到尊敬的国家干部到现在被瞧不起的小企业主,差距是可以想象的。

后来,他加入了一家出版社当主管,但很快他就不能再经营了。最高领导人允许黄努博成立一家咨询公司,为出版社的30多人提供支持。这就是中坤集团,后来他发财了。

1997年,黄努博的运气终于来了。当时,他和他来自中欧国际的同学李明

13岁时,他在《宁夏日报》发表了他的第一首诗。后来他在中宣部工作,并以“罗英”的笔名先后发表了《不要再爱我》、《拒绝忧郁》和《都市流浪集》。他的作品先后被翻译成英语、日语、法语和蒙古语。

因此,在黄怒波,诗人的感性和商人的狼性的完美结合带来了许多商业上的成功。

黄努波凭借“城市网景”赚了5000万元后,专注于旅游地产。第一个项目是安徽省易县宏村。在与集团高级官员的视察中,每个人对宏村的印象都不太好:地理位置偏远,交通不便,村里风景残破,没有未来的投资前景。

但黄努波一眼就爱上了它。有一个有800年历史的古老村庄。村子里的古建筑保存完好,像灰色的瓷砖和白色的墙壁,像水墨画。人工供水系统贯穿整个村庄。这是一个只有一个诗人能看到的美丽景色。

后来,他坚持投资宏村,花费数百万元,修建道路和酒店,将一个废弃的村庄改造成一个独特的度假胜地,每年吸引数千万游客。

2000年,宏村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年收入数亿元。但是回头看,这个项目起初充满了风险。对此,黄努波笑着说:“只有诗人才能做这样的事。”他被抓得很惨。

2012年,黄努波再次因“购买”冰岛而受欢迎。冰岛位于北极圈内一个非常寒冷的地方。发展商品非常困难。然而,黄努博想花钱购买冰岛0.3%的土地。没有诗人的感情,这样的事是做不到的。

虽然黄努博出于各种原因租了它,但它仍然租了冰岛3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长达99年!

当然,凭感觉做生意只是一个玩笑,理性思考是不可或缺的。事实上,古村落旅游和海外度假旅游都很受欢迎,这也是因为黄努博确信旅游业和住宅业是永恒的朝阳产业。

在最好的时候被他的兄弟出卖

问为什么人性如此贪婪

正当黄努博的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他又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他被他的下属和好兄弟出卖了。

因为他勇敢而坚强,黄努博让公司越来越大,但也让许多下属愤愤不平。

2002年,他发现自己非常信任的几个下属在没有告诉他的情况下秘密注册了自己的新公司,并将集团一楼办公楼的产权转让给了公司名下。数千万人现在已经失踪。

他立即采取行动,紧急处理此事。虽然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但这让他感到痛苦:“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人们如此贪婪和残忍?”

过了这么多年,黄努博口述当时发生的事情时仍然很生气。他还规定人们只看公司和他的忠诚度。他可以允许员工犯错,但他绝不能容忍员工偷偷摸摸地耍花招。

在中国排名第438位,净资产为80亿

在慈善排名中排名第9。经历了许多困难之后,黄努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时刻:2016年,黄努博以80亿元的净资产在中国排名第438位。

有一次,那个连饭都吃不饱、不得不乞讨为生的可怜男孩终于用自己的双手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就像一本励志小说中的英雄一样。

然而,他并没有因为他的财富而变成守财奴。自1998年以来,他已经向母校北京大学捐赠了10多亿元。

除了他的母校,他还建立了慈善基金会,并将这笔钱投资于文化、诗歌、教育、野生动物保护等领域。有人统计,黄努博的中坤集团自成立以来已经向社会捐赠了30亿元……2009年,他的个人捐赠在2009年胡润慈善榜上排名第九。

至于他的资产,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半捐给北京大学,另一半留给员工创业。

天地无情,把一切都当成一只谦卑的狗。在黄努博生命的前半段,这句话是一个注解。

天地无情,把一切都当成一只谦卑的狗。在黄努博生命的前半段,这句话是一个注解。

经历了最冷最残酷的对待,也经历了最真诚最真诚的爱。黄努博并没有转到社会的另一面

也许他自己的诗《在路上》中的一段话是描述这位“诗人企业家”的最恰当的方式

“我不得不流浪,如果没有人和我同行,这座城市怎么能不流浪就辉煌呢?

城市里的高楼有多硬,街道有多长。

算了,反正我只是在路上。”

罗颖《在路上》摘录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