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鉴真带去日本的舍利首次回乡 不能错过的上博唐招提寺展

扬州樱花大道上的鉴真雕像并不平静。在遭到诬告、飓风、船只触礁、弟子死亡和失明的袭击后,侥幸逃脱死亡的鉴真终于在天宝十二年(753年)12月20日踏上了日本领土。结果,文章的第一个场景出现了。

唐赵体寺于颖馆,左上室,右陈厅

照片来源:上海博物馆

鉴真学府武社,毫无保留地不仅将佛教传到日本,还传承了中医和中国建筑的教义,并按照唐朝的建筑风格主持了唐赵体寺的建设。此外,在鉴真带来的学生中,有许多在文学和绘画等艺术领域的人才。手工艺和先进文化也被带到日本。

照片来源:上海博物馆

照片来源:上海博物馆

鉴真学府武社,毫无保留地不仅将佛教传到日本,还传承了中医和中国建筑的教义,并按照唐朝的建筑风格主持了唐赵体寺的建设。此外,在鉴真带来的学生中,有许多在文学和绘画等艺术领域的人才。手工艺和先进文化也被带到日本。

展览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关于姚玲苍海。五组与鉴真有关的文物选自唐赵体寺,其中包括日本孝谦天皇(749-758)仿王羲之作品题写的“唐赵体寺”。“金龟舍利子”(日本国宝),献给鉴真杜东带来的遗物;描绘了鉴真弘扬佛教和旺盛生命力的《东征传绘卷》(日本的重要文化瑰宝);宋代佛教经典《一切经》及其版本;以及日本室町时代(15世纪)的画卷《鉴真和尚画像》。其中,《东征传绘卷》和乌龟佛塔是第一批来到中国的。

展览的第二部分,“混合场景”,展示了68幅分区扇画,是东高山凯伊应邀为唐赵体寺皇家影堂画的。这幅画花了10年时间,是日本以外的第一次公开展出。在这一部分,本次展览以于颖馆建筑为主体,按照原有的模式设计展厅,基本恢复了室内隔断画的场景。

此外,展览还展出了中国佛教领袖、书法家赵浦初(1907-2000)的两部书法作品,由唐赵体寺收藏,以纪念他在20世纪80年代积极推动鉴真僧人返乡的善行。

值得一提的是,尚波在展示模式中以鉴真建造的唐昭提寺为具体背景,希望最大限度地还原文物场景,让观众能够穿越历史时间,在上海博物馆看到日本唐昭提寺的风采。

乌龟舍利塔:存放鉴真第一次回国带来的舍利塔

乌龟舍利塔(12-13世纪)

图片来源:上海博物馆

鉴真学府武社,毫无保留地不仅将佛教传到日本,还传承了中医和中国建筑的教义,并按照唐朝的建筑风格主持了唐赵体寺的建设。此外,在鉴真带来的学生中,有许多在文学和绘画等艺术领域的人才。手工艺和先进文化也被带到日本。

《东征传绘卷》:用1298年(日本镰仓时代永仁6年)画的“物质语言绘画”来讲述鉴真的东行故事。作品以生动的绘画故事描绘了鉴真东进的种种艰辛和鉴真到达日本后受到的欢迎和款待。这幅画的大部分情节是d

几乎所有日本不同时期的绘画和工艺品都有一些描绘故事中特定场景的情节或图片。这种表达形式被称为“材料绘画”。在“物质性语言绘画”中,从右到左横向展开,既包括绘画又包括相应的叙事文本的字画长卷被称为“画卷”。《东征传绘卷》是最好的图画书。画卷是从中国传下来的,其形式类似于古人制作的“长卷”。在图片滚动中,观看者在观看过程中占据主动位置,并有权决定滚动的展开速度,并以自己的速度欣赏。在观看的过程中,故事的发展和观看时间相互交叉,使人们进入故事,与故事中的人融为一体。因此,替代感更强。

《东征传绘卷》 Local

在这幅画《唐大和上东征传》中,画家在他的外貌上做了一些创新。图画书通常从右向左打开。图画书通常遵循这一视觉规则,但偶尔也会被打破。有些部分用“逆行时间”来处理。在第二卷第七段,鉴真又出海了。从图画书展开的逻辑来看,这幅画的左边,也就是这个时期的最后一幕,应该是鉴真出海的码头。然而,画家描绘了鉴真坐在椅子上,荣睿和赵广在边上相互尊重,还有三位官员来鉴真参观。这是鉴真的吉祥之梦,昨晚众神装扮成官员为他送行。画家用颠倒时间和吉祥梦境的方法来突出这个象征奇迹的神圣时刻,并取得了戏剧性的效果。

郑东川汇第二卷(日本镰仓时代,1298)

照片来源:上海博物馆

本期将展出《东征传绘卷》两卷,展览期间将有所变更,第二卷将于2019年12月17日至2020年1月12日展出,第五卷将于2020年1月14日至2月16日展出。

郑东川汇第二卷(日本镰仓时代,1298)

照片来源:上海博物馆

奈良博物馆,松本信一(Shinichi Matsumoto)说,在过去两年里,《东征传绘卷》已经由日本政府出资修复。修复后,它完好无损,只在世博会上展出过。

下面,让我们来关注一下东山开一画的68幅隔断画。

注:隔断画是日本分隔室内空间的滑动门或墙壁。它通常以绘画为主题,是日本传统的室内建筑艺术作品。

展览场地东开山信息

照片来源:上海博物馆

当东开山收到唐赵体寺的邀请时,他一定犹豫了。很难通过隔断画生动地描绘一个人,尤其是这样一个在历史上留下深刻足迹的坚定而冷静的智者。为了增强创作的决心,东山开一像普通的崇拜者一样参观了鉴真和尚的雕像。皇家阴影厅(Royal Shadows Hall)建在寺庙的一个安静角落,从僧侣宿舍的旧单人庭院扩建而来。喀左医院建在康平,一个很远的地方。它被重建了几次,特别是在明治时代,当时它被用作奈良县的一个大厅和法院的一个大厅。它早就失去了原来的样子。也许我感觉到鉴真对佛寺冥想的坚定信念,或者也许我被佛寺繁荣历史的变迁所感动。东山开一最终决定创造。

日本孝谦天皇“唐赵体寺”仿王羲之书法题写

照片来源:上海博物馆

三思,东开山计划从陈店和上座部(现在赵体寺的主楼)开始绘画。陈店以海为主题,上层建筑以山为主题。设定好主题后,东山开一犯了一个错误。鉴真自从去日本后就失明了。当他下了船,踏上日本土地时,感觉如何?我心中的风景怎么样?

展览场地分区扇画

照片来源:上海博物馆

为了展示鉴真第一次来日本时的想法,东山开一从船上下来后根据鉴真背后的风景画了《东征传绘卷》和《东征传绘卷》。在色彩的应用上,与其善用色彩的习惯相反,它几乎使用单一色彩来

他身后是代表危险和死亡的海浪声。他面前是九死一生后的宁静。鉴真会感受到汹涌澎湃的情感吗?我不这么认为。他的心必须平静、冷静和坚决。他一定轻声对支持者说,去寺庙。

东开山山云(部分)东开山寺藏品

东开山盛涛(部分)1975东开山寺藏品

展览场地《东征传绘卷》

《东征传绘卷》和《山云》是这68幅隔断画第一阶段的创作。《涛声》画在上部房屋的八扇滑动门、壁龛和高隔墙上。上屋位于陈店西侧,楼层比陈店高一步,通过滑动门与陈店隔开。然而,《山水》画在陈厅的16扇滑动门上。打开上层房间东侧的滑动门进入陈厅。

东开山盛涛(部分)1975东开山寺藏品

也就是说,站在《涛声》之前,你可以看到《涛声》,感受一下鉴真曾经所在的地方。这两项工程都于1975年5月竣工。为了完成这项伟大的工作,东高山凯伊在冬季先后前往青森蜻蜓岛至三日海海岸、能登半岛、承气岛和青海岛,并途经濑户内海至足折角和石湖角。初夏的时候,我又去了山上,从黑布谷和上高原,我还去了藏王三楼的瀑布和阳光雾霭瀑布。只有在现场绘画和自然素描之后,这些日本风景才会被编织成一部将感觉和风景融为一体的史诗。

开心东山《山云》于颖馆

1976年,开心东山作为日本文化代表团的成员访问了中国。参观完北京、Xi、南京、扬州和上海后,我和代表团分别去了太湖和桂林写生。从今年到1978年,他三次来到中国,参观着名的山川,从大自然中汲取素材。最后,他决定在主楼的四面墙上画扬州的风景,因为扬州对鉴真来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这里是鉴真的故乡,是鉴真接受日本僧人荣睿和新澍赴日弘扬佛教的请求的地方,也是鉴真在中国留下最后一个影子的地方。自从扬州离开后,鉴真就一直埋在日本,再也没有回来过。

扬州画风

展览场地《涛声》

照片来源:上海博物馆

《山云》,艺术家以水墨画的形式描绘扬州风景。瘦西湖的两边都有烟雨。柔和的柳树在风中漂浮。空气清新宁静。画家把扬州风景带进眼睛,藏在胸前,然后在四面墙上晃来晃去安慰他的祖先。《涛声》画在陈庙后侧主房间周围的26扇滑动门上。这是鉴真和尚雕像的坐位。打开陈店北侧的滑动门进入主房间。也就是说,从《山云》开始,你可以进入扬州吸烟风格的意境。

桂林悦晓

《涛声》画在陈后厅东翼的八扇滑动门上。画家用抒情的风格描绘了月光下的桂林风景。一艘扁舟在静静的河上航行,白云在起伏的群山中悠闲地行走,一轮满月在空中轻轻洒下山川间的光,树叶随风轻轻飘动,清新湿润的气息,把人们带入一个朦胧诗意的温柔村庄。画家继承了古代中日绘画的精髓,用水墨画描绘了鉴真理想的故乡。

黄山晓云

《山云》画在上屋后面的八扇滑动门上。画家巧妙地运用了浓墨重彩的变化来展现云海中高耸的山峰。轻轻一划,松树和柏树骄傲地站在山顶上。再一次,真实的场景融入到理想的风景中,成功地创造了一组神秘而真实的风景画。如果你想用植物来形容鉴真大师,也许没有什么比松树和柏树更好的了。他的一生也印证了萧知中的话“名人的古石和香骨,松树和柏树,老大臣的心”。然而,他的心不是“老牧师的心”,而是“佛教的心”和“世界的心”。

芮光

《扬州熏风》画在佛教圣地内

从隔墙条画的位置判断,如果你有幸参观唐赵体寺,你在陈家祠的参观路线可以是:打开陈家祠描绘壮观海浪和岩石的推拉门《扬州熏风》,你看到的是坐在壁龛里的和尚鉴真和描绘秋木浦风景的《扬州熏风》。如果你朝陈厅的后面走,你会在《涛声》年进入烟雨朦胧的西湖。从这里往左,你将有机会进入世界上最好的桂林山水画。在上面的房间里,你可以从《桂林月宵》向内进入《黄山晓云》的意境。

展览场地的隔断墙绘画从一幅相对单一的蓝色绘画 《瑞光》(几乎是水墨画)发展到彩色绘画《涛声》,然后发展到水墨画《瑞光》。艺术家以娴熟的技巧和强烈的设计感,规划了一个美妙的纯情感空间,并通过巧妙而全面地运用各种中外和声技巧,为观众提供了一场精彩的视觉盛宴。

中国佛教领袖兼书法家赵浦初的书法

东高山开义温柔。陈寺后面的主厅,围绕着鉴真和尚的雕像,被扬州的风、桂林的月亮、黄山的云和日本三毛半岛南端的秋木浦的风景所环绕,鉴真最先到达日本。几千年后,鉴真终于在东山开一的笔下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Apphidharma Bhabhasha Book 72(Sixi藏语)

几千年过去了,鉴真在日本传播佛教,给日本带来了先进的文化和技术,并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日本文化的趋势。只是,当船离开扬州的时候,我想知道鉴真有没有回头?在日本那些寂静的夜晚,你有没有错过你的家乡?

注意:1。本文使用的东山开一隔断画和现场隔断画的高清图片均来自上海博物馆。2.本文封面来源:上海博物馆。

“尚雅秀”艺术编号,查看更多信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http://tation.cn